香格里拉的法国“老派”

文|本刊记者 卢茹彩   2017-02-14 23:08:05

“决定留下是因为眼前的雪山和牦牛,当时对于我来说加入一个崭新的酒店是一种挑战。”

Patrick Druet说,从酒店的平台可以一眼望到云南省最大的藏传佛教寺庙—松赞林寺法国人Patrick Druet(音译:帕特里克·德鲁特)是香格里拉松赞林卡美景阁酒店的总经理,被中国员工亲切地称为“老派”。

英国著名作家詹姆斯·希尔顿(James Hilton)在探险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一书中,描绘了一个隐秘的理想国“香格里拉”,让无数人为之神往。而现实中的香格里拉(Shangri-la)是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下辖市及首府所在地,其藏语的意思是“心中的日月”。对于曾经在法国本土、加拿大、爱尔兰、英国以及中国不同城市工作过的老派来说,最喜欢的还是香格里拉,因为这里的人都在“发自内心地微笑”。

用5分钟时间选择了留下 老派在松赞林卡工作已有6年多时间。松赞林卡原本是法国雅高酒店集团旗下“美憬阁”在中国的第一家酒店,依山而建的70间客房全部是藏族传统的碉楼,高低错落在山脚下。从酒店的窗户看过去,一眼就能看到云南省最大的藏传佛教寺庙—松赞林寺。2009年,Patrick仅仅用了5分钟就决定留在香格里拉,开始参与运营这家刚开业不久的酒店。

“决定留下是因为眼前的雪山和牦牛,当时对于我来说加入一个崭新的酒店是一种挑战。”老派说,他选择接受了这个挑战。多年前,他曾在法国的滑雪场工作过,因此一直希望能再次回到大山里工作。“现在我又在周围都是山的地方工作了,但这次不是在法国。”老派说,从2001年来到中国的厦门工作开始,他陆续工作和游览了中国的一些城市,香格里拉所在的藏区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不仅因为“这里的环境、山景还有气候”让他难以割舍,最打动他的,是当地人毫不掩饰的笑容。

不过,对老派来说,培训本土员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大多没有受过高等教育,跟外界的接触也不多。在他之前,已经有好几任外籍的总经理放弃了这种努力。但老派愿意尝试。因为,在他看来,能让他在这个偏远的山区留下来的最大的原因就是这里的每个人。他认为,这里的人“很真实”,他们总是对每一个人发自内心地微笑;同时,他们都有信仰,工作起来不仅仅是为了钱。这使得他们在工作的时候对客人笑得很真诚,而老派相信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容是无法训练的。事实上,这些“发自内心的微笑”,的确也成为这些年来酒店的客人最为珍视的,他们在无数个留言中表达了对他们真诚的微笑服务的赞赏。

老派曾经在不同国家的酒店都工作过,不过他认为,跟那些运营模式相对成熟的酒店相比,松赞林卡酒店并不属于那种标准化的酒店。但是,“它有自己的特点,能通过文化活动、建筑风格、工作人员等方面体现当地的文化。”这也正是吸引他的所在。

把普罗旺斯“搬”到香格里拉

在松赞林卡工作了一年多的高涵是老派的秘书,她原本是云南师范大学的汉语教师,专门教外国留学生汉语。现在她的英语优势成为老派和员工交流的桥梁。不过在她看来,其实老派的中文已经不错了,基本的交流一点问题都没有。

高涵说,老派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像老板”,更像是一个长辈。“他经常会去做服务员等岗位的工作,把自己放在不同的岗位上体会不同工作的特点,让他管理起来更得心应手。”高涵说。

这跟老派的想法倒是非常契合。老派说他并不喜欢太城市化的东西,在大城市工作等级制度很严格,人们每天都在按照规则做事,他们脸上也许有笑容,但很明显都不真诚。老派对酒店的管理和运营一切从头开始。酒店的西餐厅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被客人评价为“很法国”。“法国普罗旺斯是非常有名的度假胜地,以自然风光取胜,那里的美食也非常有名。”因此,老派希望把普罗旺斯的美食“搬”到香格里拉来。每次回法国度假,他都会用行李箱提回来一些“法国范儿”的东西,比如桌布、干的薰衣草甚至一些法国独有的调料。在松赞林卡的“普罗旺斯主题餐厅”里,有非常具有普罗旺斯风情的“汇蔬菜”和“焦糖布丁”等传统法餐。老派说,来这里的外国游客甚至法国客人有很多,但中国游客的占比更大,在旺季,超过八成的游客都是中国人。

不过,目前西餐厅里的几个厨师却都是云南当地人,他们都是老派亲自带着培训师培训出来的。老派对红酒的要求也很高,专门从昆明请来法国的红酒供应商给员工进行培训。酒店里只采购了一种产自香格里拉的红酒,其余的都来自法国、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等地。

酒店的西餐厅是Patrick Druet一手建立起来的,被客人评价为“很法国”

Patrick Druet的着装中都处处体现着藏文化的元素藏区文化让他着迷

香格里拉是老派神往的地方,但在2014年,他曾经离开松赞林卡回到学校,从零开始学习关于酒店运营的一切知识,如西餐制作、餐厅服务等。他也去了一些大都市,看到人们总是匆忙地在街道上行走,人们生活的环境有太多的问题,如空气污染、食品安全问题、交通拥堵以及人与人的关系紧张等。老派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是很不健康的。所以,一年后,他选择继续回到香格里拉,重新找回自己追求的放松的感觉。

现在的老派,对迪庆藏区有着深入的了解,甚至在他的着装中都处处体现着藏文化的元素,比如在接受采访时,他穿的背心就充满了藏式风情。老派说,他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娱乐。但除了工作,他喜欢徒步远足,尤其喜欢在大山里远足。除此之外,他还喜欢了解当地的文化,喜欢研究藏传佛教等等。有时候,他甚至都会按照藏传佛教徒的方式去转经。“在我看来,西藏文化、喜马拉雅文化,与大城市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很不一样。”老派说,“这是一片宁静祥和的地方,在这里每个人都有种落叶归根的感觉。”

2017年,松赞集团在西藏拉萨建设的一家新的酒店即将开业,而老派将去那里管理这家位于藏文化中心的新酒店。“我希望尽可能地在酒店里体现当地的文化特色,以区别那些标准化的国际酒店。”老派说,“酒店会从建筑装饰风格、工作人员选择等方面,向我们的顾客展现当地的西藏文化,不管他们来自中国还是其他国家。”

在香格里拉,老派管理的松赞林卡酒店每年的冬歇时间长达两个月,这也是老派回法国探亲的时候。他的故乡在法国南部的佩尔格里(Perigord)。谈到未来的计划,老派说:“拉萨的海拔比香格里拉还要高,也许两年后,我已经不再适合在海拔较高的地方工作了,那时或许就是我该回法国的时候了。”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香格里拉的法国“老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