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云:照亮特殊儿童上学路

文|本刊记者 赵阳   2017-02-14 23:07:58

特殊儿童上学后需要有一段时间的适应,特教班可以帮助他们改善身心状况,而融合课程则是他们慢慢融入社会的引路标。

新源西里小学副校长 朱振云或许在常人眼里,身患各种障碍的儿童很难和普通孩子一样进入学校接受教育,但在北京市朝阳区新源西里小学,50多个特殊孩子在这里幸福地学习、成长着。

运动康复 打下基础

正值上学时间,孩子们嬉笑着跑进校门,还不忘对着门卫叔叔道一声脆生生的“早上好!”门卫大叔一边笑着回应一边告诉记者:“这是个患自闭症的孩子,跟刚进学校时候比变化特别大。你看,那边聊天的三个小女孩儿,两个都是特殊儿童,现在都能自己上学了。”这些孩子乍看起来和普通孩子没什么区别,只有近距离观察才能发现姿态上的些许不自然。到底是怎样的魔力改变了他们?朱振云副校长揭开了谜底。

在二年级特教班的教室里,5个孩子仰面躺在垫子上,妈妈们在老师的指导下协助孩子完成各种各样的动作。一个身穿花毛衣的小女孩儿注意到有人进门,给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朱振云蹲下问她:“甜甜,妈妈今天没陪你呀?”“没有。”“她干嘛去了?”甜甜笑呵呵地看着她不说话,朱振云按压了两次她的肚子,甜甜舒服地发出啊啊声,“再来一下?”她说着又按了两次,甜甜咯咯地笑起来。“现在跟我说说吧,妈妈干嘛去了?”“上班去了!”享受完“按摩”,甜甜美滋滋地开了口。

“压肚子是一种挤压训练。”朱振云介绍说:“他们身体某些部分是有感觉缺失的,挤压、拍打、弯曲等训练能让他们感受到这一部分的存在,所以会感觉舒服,身体得到满足了,精神才会满足,才有精力去思考其他事情,这对锻炼他们身体认知能力和集中注意力都很有帮助。甜甜智力有障碍,发育迟缓,明明是唐宝宝(唐氏综合症患儿),小锋和其他几个孩子都是孤独症,每个孩子的需求不同,老师为他们设置的动作和运动时长也都不一样。”

课间活动时间到了,小锋妈妈问儿子:“小锋,刚才老师交代了几件事?”小锋对答如流:“两件,喝水和上厕所。”“那你先做哪件啊?”“我想上厕所。”小锋妈妈很欣慰:“他现在话多了很多,身体素质、社交、语言都有很大进步,原来不爱说话,也完全不在意周边发生的事,昨天运动的时候突然大声说了一句‘凡凡你没做’。凡凡是离他最远的孩子他都注意到了,这真是个大惊喜!”提到近期孩子的种种变化,小锋妈妈既激动又开心。她说:“我们不奢望孩子有多大成就,只要每天进步一点点就很高兴,这多亏了老师们的爱心和耐心,学校对我们帮助太大了!”

新源西里小学1983年9月建校,第二年就开始了特殊教育的探索,至今已有30多年。学校在每个年级都设置了特殊教育班,接纳不同类型障碍的孩子。朱振云上学时的专业就是特殊教育,在当时的社会认知下,特教是一份没有“前途”的工作,但心中强烈的职业信仰还是促使她选择了这份工作,并且一做就是20多年。

“盲儿一般去盲人学校,聋儿带上助听器则可以正常地在普通学校接受教育,所以特教班里基本都是自闭症、智障脑瘫或者唐宝宝,”朱振云介绍说:“这类孩子普遍情绪不稳定,跟外界沟通有困难,甚至经常有尖叫和暴力行为,以他们的体能和情绪状态根本无法接受普通教学。但在特教班接受一段时间的康复训练后他们会有很大进步,这时就可以尝试融合到普通班一起上音乐、美术之类的课,情况更好的话还能直接转入普通班。”

朱振云内心最大的期盼,就是“社会上的特殊儿童越来越少。”

普特融合 潜移默化

特殊儿童上学后需要有一段时间的适应,特教班可以帮助他们改善身心状况,而融合课程则是他们慢慢融入社会的引路标。

一年级的美术融合课快结束了,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儿走近朱振云,“朱校长好,我先把明明送回去。”他叫小朗,是一个自闭症儿童。得到同意后,小朗一手拿着明明的小袋子,另一只手紧紧握着明明的手往楼下走去,路上遇到老师,也不忘停下来一一问好。到了特教班,小朗郑重其事地把明明交给老师,还小大人一样叮嘱老师下次融合课要给明明准备的东西。

“小朗已经转入普通班了,每次上融合课的时候他都志愿接送特教班的唐宝宝明明。”朱振云解释道:“刚入校时,小朗极端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一直否定自己,时常处在紧张焦虑的情绪下,肢体上也存在手无力的问题,身心条件都不适合随普通班上课。”

经过在学校一年时间的教育康复训练,小朗的情况大为改善,在融合课上也表现出色,学校已经让他转入普通班学习。“现在全校50多个特殊孩子里有30多个都可以上融合课了。并且,除了小朗以外,还有几个脑瘫孩子已经转入普通班上到了二、三年级,”朱振云开心地说:“同时,我们也要求普通班的孩子回家后把融合课上特殊孩子的表现转述给家长,这样,家长们会逐渐转变对这些孩子的看法,这为他们转入普通班减少了不少阻力。”

事实上,在2014年中国颁布的《特殊教育提升计划》就提出:“全面推进融合教育,使每一个残疾孩子都能接受合适的教育。”融合教育力图转变特殊孩子被“隔离”教育的局面,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平等、不受歧视地进入普通学校学习,更好地认知和融入社会。

2016年10月,新源西里小学举办“播撒阅读种子”活动,绘画社团的普特小朋友共同创作了主题画帮助就业 自食其力

与低年级孩子以康复为主不同,高年级学生面临的则是怎样走出学校,融入社会,找到一份能自食其力的工作。这也同样是朱振云面对的难题。多年来,朱振云不放过任何培养孩子们正常就业能力的机会。一次机缘巧合,朱振云结识了一位披萨店的孙店长,谈及此事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给孩子们提供几次烘焙体验。“我们尝试着让孩子增加一些技能,虽然以后有专门的职业高中教这些,但若能提前打打基础也是好的。”朱振云说。

在烘焙课上,孩子们带着口罩、围上围裙,分为披萨组、蛋挞组和饼干组三队,在师傅的指导下有模有样地忙得热火朝天。“开始就是抱着陪他们玩儿的心态来的,没想到他们做得都很棒,太出乎意料了!”孙店长兴奋地说。

“我们的孩子虽然学东西很慢,但是有异于常人的认真和执着。”特八班班主任小朱老师说:“孩子们会努力记住烘焙的每个流程,特别是对烘烤的温度和时间把握很准,不允许有差错,绝对不会偷懒。”

孩子们的情绪状况看起来也很不错,虽然正处于青春期,但是并未出现大的情绪波动,这让朱振云十分欣慰。“如今,这些学生有的当了公交车售票员,有的到餐厅做了服务生,事实证明孩子们虽然会有障碍,但是在他们身上有股向上的力量和温暖的光芒。他们需要平等参与的机会,到社会上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和帮助别人的事情。这些特殊孩子们需要的不是施舍,而是真正的包容与尊重。”朱振云深有感触地说。

不过,朱振云心里一直有一个很大的遗憾—高年级孩子的姿态不太好,后背挺不直。“康复运动的兴起是最近几年的事,他们小时候没及时得到训练,现在只能尽量弥补,所以效果远没有从小纠正的孩子明显。”她说着,原本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去。

此时,高大的小宇仿佛感受到了朱振云的低落情绪,跑到教室中间自告奋勇要表演节目。他不知从哪儿变出来一副响板,端起架势,打着节奏,来了一段京剧《报灯名》:“列位,休要吵、休要闹,细听我灯官报一报,一团和气灯,和合二圣灯,三阳开泰灯,四季平安灯……”一大段说下来没有一丝磕磕绊绊,把朱振云逗得合不拢嘴。

通过多年的实践,新源西里小学融合教育研究成果屡次获得国家教育部和北京市基础教育研究成果奖,并且已经成为中国融合教育的龙头学校,受到国外知名教育专家、学者的高度赞誉。2016年4月11日下午,来华参加第二届中美残疾人事务协调会的美国代表团部分官员及学者在中国残联官员的陪同下,在新源西里小学进行参观。学校平等、和谐的教育氛围和理念先进的学生安置形式,给大洋彼岸的美国朋友留下了深刻而良好的印象。

解决师资 保障权利

提到融合教育中存在的困难,朱振云表示目前特殊教育的师资力量严重不足,同时还缺乏相当一部分辅助人员来为老师完成教学提供支持。

鉴于此,北京市残联教育就业部残疾人教育工作负责人冷新雪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市教委正着手准备将政府购买残疾人服务试点工作逐步扩展到残疾人教育领域中的服务项目,即通过财政资金来购买非教育类人员。例如,在特殊儿童上课的过程中一旦出现尖叫等突发状况,影响课堂秩序,非正式编制的护理师、康复师等辅助人员会随班服务,从而真正解决从“随班就座”到“随班就读”的问题,帮助孩子们有效地接受教育。

从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针对特殊孩子接受义务教育一直秉持着零拒绝的原则。2016年8月17日,国务院印发了《“十三五”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规划纲要》,把残疾人接受免费教育从9年义务教育扩充到12年,并提出要扩大融合教育规模。现今,北京市特殊教育形成了以融合教育为主,特殊教育为补充,并配合送教上门的格局。冷新雪表示:“在现有条件下能让特殊学生选择最适合的教育方式,是对他们权利的最好保障。”

来自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最近的一次统计显示,目前中国共有特殊教育普通高中班(部)109 个,在校生7488人,其中聋生6191人,盲生1297人。残疾人中等职业学校(班)100个,在校生8134人,毕业生5123人,其中3761人获得职业资格证书。全国有8508名残疾人被普通高等院校录取,1678名残疾人进入特殊教育学院学习。

2016年10月,新源西里小学融合小组的同学一起参加农耕活动,体验炒花生

2016年4月,来华参加第二届中美残疾人事务协调会的美国代表团来校交流,学生代表将作品赠送客人留念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朱振云:照亮特殊儿童上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