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正当时

文|施 迅   2017-05-14 23:03:23

伴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可共享物不断升级,从车辆、房屋再到人才,从有形物到无形智慧,也催生了越来越多的自由职业者。

PP租车活动现场当你上班时,你的车子正在停车场闲置以及计费,有没有方法让它产生收益呢?

其实早在3年前,这个问题就已经有了答案。2013年,PP租车平台上线,通过整合和利用闲置的私家车资源,在不增加城市基础运力负荷的前提下,通过提高车辆的使用效率,增加运力供给,同时也能给车主带来收益。

目前PP租车已进入16个大中城市,拥有60万车主和超过100万的租客。这一模式渐成气候,2017年2月,它的竞争对手凹凸租车获得近4亿人民币C轮融资。

在过去的一二年里,仅仅在交通出行领域,从解决“最后30公里难题”的滴滴,到“解决最后1公里难题”的共享单车,共享经济(分享经济)就已经极大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可以说,共享经济正渗透到中国百姓的衣食住行。

根据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估算,2016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增长103%,参与者总人数达到6亿人,比上年增加1亿人左右。据其预测,未来几年中国分享经济仍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到2020年分享经济交易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

与他人分享使用权

共享经济,一般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其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劳动力、教育医疗资源。简单地说,就是弱化所有权,强化使用权;将个人闲置或冗余的资源、技能分享,获得价值。

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为共享经济的成功提供了最好的土壤。普华永道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共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50亿美元,预计到2025年将增加至3350亿美元。

2015年10月,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和“十三五”规划建议中首次提出要“发展分享经济”,标志着分享经济正式列入党和国家的战略规划。2016年3月,由中国国家发改委等10个部门制定的《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提出,支持发展共享经济,鼓励个人闲置资源有效利用,有序发展网络预约拼车、自有车辆租赁、民宿出租、旧物交换利用等。

爱彼迎(Airbnb)是全球最大的旅行房屋租赁平台,也是共享经济的鼻祖。它连结旅游人士和家里有空房出租的房主,将传统酒店模式中的冗余成本削减,只需要少量成本投入包括购置服务器和雇佣少量人员,就能够实现扩张与利润的持续增加。目前爱彼迎有1600多名员工,共管理着全球191个国家的200多万个房间。

在中国,和它模式最接近的是小猪短租。这家公司在国内已拥有10万套房源,遍布中国250多个城市,2016年交易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

在早期起步阶段,小猪租房从沙发、单间做起,客户主要是毕业旅行或找工作的年轻人。但随着理念的日益普及,用户平均年龄已经从最初的20多岁到近30岁。出行的目的从学生的旅游,到家庭出游,到去一个地方看病,到去一个地方短期做项目或培训等更加复杂的需求。

创始人陈驰对这个模式有着坚定的信心。他认为,小猪短租共享的核心是闲置的房间和个人的引领以及房主对陌生人的热情。这样产生的房源是没有资产负债表的:不像酒店有租金、人力的成本,这些房源是闲置的资源、时间的再利用。而他们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帮助房东在接待房客的时候,房客住在别人家的时候,怎么连接两个陌生人,让他们跨越障碍、互相信任。

“中国有这么多的人口,这么大的人口流动性,还有这么多闲置的房子,如果这么多的房子,通过这么多人分享住宿的方式来被体验。这个远景之大,我们都不需要去展望。”陈驰说。

年轻人更加青睐私人定制旅游“斜杠”青年及老年

为了庆祝家中老人的生日,宋先生提前一天通过爱大厨APP软件预约了厨师,并确定了从凉菜到果盘的全部菜式。第二天,两位年轻厨师身着统一服装准时上门,并带来了所需的全部食材及调料。4个小时后,老人外出回到家,看到一席丰盛的晚饭,非常惊喜。宋先生已经不是头一次体验这类服务,对他这样繁忙且很少下厨的上班族来说,私厨是解决家庭聚会最好的选择。

在过去的一两年里,私厨平台大量涌现。请厨师上门做饭,不再是以往过去富有阶层的专利。伴随市场的细分,平台定位开始多元化,除了一般的厨师上门,还有像“丫米厨房”这种顶级厨师料理私宴的平台,以及“我有饭”这种略带文艺范儿的私人饭局平台。

私厨平台充分利用了社会上的碎片劳动力,也让许多中年人找到了乐趣。“回家吃饭”平台上聚集着许多擅长做饭的“爸爸妈妈”,他们当私厨除了赚钱,还可以打发时间,给和自己孩子差不多大的、在外打工的上班族做顿可口的家常菜,心里也很有成就感。同时,他们在食材的选购、清洗和制作上都更加用心。

伴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可共享物不断升级,从车辆、房屋再到人才,从有形物到无形智慧,也催生了越来越多的自由职业者。就像“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说的那样,你抱着一筐萝卜进市场,只要定价合理,就能卖掉。

除了猪八戒网、斗米兼职外,互联网招聘网站拉勾网也看好这一点,推出上线企业外包平台 “大鲲”,一头连接企业的项目需求,另一头连接开发者、设计师、编程人员、营销人员,甚至是小型公司、工作室。企业按需雇用人才,承接项目者也不必朝九晚五。“大鲲”为其提供有品质、可持续的外包项目,再配以法律协议,社保服务等。

于是,越来越多的“斜杠(Slash)青年”应运而生—“摄影师/插画师/专栏作家”,“私人定制旅游导游/瑜伽教练/知名博主”……他们可以凭借自己的爱好和特长,不受朝九晚五拘束,随时参与新的项目,拥有新的工作和生活模式。

“现在大家对自由职业者的认识已经改观,他们慢慢摘掉不稳定、无所事事的标签。”拉勾网首席营销官鲍艾乐说。

“闲鱼集市”吸引不少年轻顾客年轻人的新趋势

到网上租一件礼服或许早已不新鲜,如果日常服装也可以租来穿、随心所欲换新装呢?越来越多的租衣平台,例如衣二三、女神派、美丽租、哆啦衣梦等,都正在尝试迎合和引领这一需求。

只要缴纳399至499元人民币的会员费,顾客能够享受每次三件、每月不限次数的租衣服务。这些平台以一线的都市白领女性为目标客服,不乏高端品牌衣服,并且紧随潮流上架热门款式。与此同时,各平台为了打消顾客对于卫生问题的顾虑,也纷纷与洗衣厂合作甚至自己建立清洁中心。

如今热衷于淘宝购物的年轻人,大多同时热衷于淘宝旗下的二手交易平台“闲鱼”。“闲鱼”成立于2014年,提供闲置物品交换、租房、拍卖、二手车、知识与技能分享等服务。共享经济在美国诞生的背景之一,是人们已经拥有了太多物品,出让使用权让共享经济成为可能。这个困扰,如今不少中国年轻人也已经感受到了。

2016年共有2亿用户使用过“闲鱼”,在2016年毕业季,“闲鱼”在全国117所高校举办了“高校鱼塘”的“闲鱼集市”,便于毕业物品的处理,在学生中大受欢迎。

2017年3月29日,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 联合“闲鱼”发布《9 0后分享经济消费报告》显示,“闲鱼”上16-27岁的年轻人用户占比已达55%,90后已成为分享经济的绝对主力。

90后不但在这里交换明星纪念品,也在创造着属于自己的消费生活方式和文化,例如“技能服务”。技能发布者可以利用自己的技能和时间换取价值。技能五花八门,甚至包括代叫起床、塔罗牌占卜以及游戏代练。

联合办公是一种共享办公空间的新型办公模式。全球最知名的联合办公空间租赁机构WeWork创立于纽约,估值超过100亿美元,它的54处联合办公空间遍布各大美国城市并在全球开展业务。

伴随2014年起的中国创业潮,创业人群的明显增多也引爆了联合办公空间的需求。国内联合办公最早尝试者P2公司,如今上海和北京两地将运营空间总数增加到了15个。高峰时期,P2每新开一个空间,2到3个月之内就会满员。联合办公不只是为了租金分摊,而是实现了社区化的资源共享。同一个空间的团队可以共用设备、借技术人员解决问题、线下活动相互支持,一家公司的头脑风暴会议,可能直接引发另一家公司的参与讨论,乃至一个新的创业项目的合作。

呼唤信用体系

PP租车曾通过调研发现,在北京和上海等一线城市,只有17%的车主愿意分享自己的车辆,而且车主的思想包袱比较重,担心一去不复返,担心不当驾驶磨损车辆,担心租金不够支付保养费等各种问题。

信任是共享经济的核心。陌生人通过共享资产而连结,并共同维护好这一模式。如何维护好信任的基础,堵上可能有的风险漏洞,完善风险控制体系,对于共享经济来说,是个现实而急迫的问题。

在出现过车主的车被异地非法抵押等案例之后,PP租车选择了对接公安、交管部门信息系统进行验证,租客驾照必须是满6个月、扣分不超过9分,且近3年中没有酒后驾驶、危险驾驶的前科、没有被暂停驾照的经历,以此来完善风险控制体系。小猪短租的陈驰则强调需要一个大的信用环境,通过建立如欧美一样的信用规则、信用档案实现。他认为,当每个人的行为都可以被追溯,陌生人间的交易交往才能变得自然可信。

信用体系正在成为共享经济的重要一环。2017年4月14日,国家发改委表示,将通过加强共享单车公司与“信用中国”网站以及征信机构的信用信息共享、开展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等措施,构建以信用为核心的共享单车规范发展体系。

早在2015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就印发通知,要求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前海征信等8家公司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如今这8家公司已经通过与电商平台、社交应用、租车应用、租房应用、金融贷款应用等场景化数据对接,来将个人征信体系通过大数据整合。未来个人信用体系与分享经济深度结合,将是大势所趋。

上一篇回2017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共享经济正当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