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对外开放新格局

文|白 明   2017-05-14 23:02:50

中国是当今世界上的贸易大国,中国的对外贸易越是发展,就越会遇到更大压力。世贸组织前不久公布的数据表明,在持续3年世界第一之后,2016年中国的进出口贸易额被美国反超。因此,拓宽中国对外开放发展的新空间至关重要。

伊利大洋洲生产基地是“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项目,目前已成为中国和新西兰两国经贸合作的典范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拓展国际市场与参与国际分工就如同播种一样,耕耘是为了收获。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中国获得了较大的外部经济成长空间,不仅成就了中国的贸易大国地位,而且也让中国成为利用外资和对外投资大国。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意义重大,有助于为中国的对外开放开辟更广阔空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发展也更加受到重视。

拓宽中国参与经济全球化空间

众所周知,丝绸之路始于张骞出使西域的中国汉代。如今,重提丝绸之路不仅在于以古喻今,更为新时期中国拓宽更多国际经济交流空间奠定基础。今天的“一带一路”是合作发展的理念和倡议,是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正如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所强调的,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

中国是当今世界上的贸易大国,中国的对外贸易越是发展,就越会遇到更大压力。世贸组织前不久公布的数据表明,在持续3年世界第一之后,2016年中国的进出口贸易额被美国反超。因此,拓宽中国对外开放发展的新空间至关重要。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还存在巨大的经济合作潜力有待挖掘。在原有的经济全球化格局下,中国更多的是扮演旁观者、跟随者的角色,而随着未来“一带一路”建设的全面铺开,中国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必然会扮演主要参与者的角色。

从如今中国的国际经济竞争力来看,不能忽视自身在国际市场上遇到的各种挑战,特别是要重视从原有国际分工格局压力下“突围”。与此同时,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关系发展,尽管也存在竞争关系,但在互补、互利上有更多的合作共赢机会。要稳住在发达国家的传统市场份额的同时,也需要加大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市场拓展力度。2016年中国的进出口贸易额比上年下降0.9%。其中,出口下降1.9%,进口增长0.6%。相比之下,2016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总额比上年增长0.5%。其中,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增长0.5%,比全国的出口形势稍微“好一点点”。与此同时,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口增长0.4%,比全国的进口形势稍微“差一点点”。2016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在整个对外贸易中所占比重为25.7%,其中出口和进口占比分别为27.7%和23.1%。不难看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发展空间还有待进一步挖掘。

目前来看,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经贸关系也要更加重视拓宽领域,未来更需要把投资和贸易有机结合起来,以投资带动贸易发展。在这方面,我们的确还存在短板。一方面,从利用外资角度来看,2016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华直接投资金额为71亿美元,仅占整个利用外资规模的5.6%。另一方面,从对外投资来看,2016年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金融业直接投资额145亿美元,占比也仅为8.5%。为此,除了中国欢迎各国企业来华投资外,也需要加强双边投资保护协定、避免双重征税协定磋商,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其中包括,要探索投资合作新模式,鼓励合作建设境外经贸合作区、跨境经济合作区等各类产业园区,促进产业集群发展。目前来看,中国在柬埔寨、泰国、埃塞俄比亚、埃及、白俄罗斯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的境外经贸合作区卓见成效,不仅促进了中国与这些国家的投资合作,而且也为相关各国带来更多的贸易机会。

挖掘“一带一路”丰富内涵

“一带一路”是由中国领唱的大合唱,曲目自然也相当丰富。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2015年3月28日联合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一带一路”建设主要包含五大合作重点,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这“五通”实际上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中的五大子系统。

从政策沟通角度来看,就是要强调做到理念上相互认同,诉求上相互包容,方向上相互协调,管理上相互对接。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管理制度也要对接,例如福建自贸区的单一窗口建设就与新加坡的单一窗口对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也并不是自拉自唱,而是沿线国家步调一致的大合唱。在此背景下,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与沿线国家间的发展计划沟通至关重要,如同哈萨克斯坦的“光明之路计划”、蒙古国的“草原之路计划”、土耳其的“中间走廊计划”、印度尼西亚的“海上支点计划”、欧盟的“容克计划”等进行沟通。伴随着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关系日益受到重视,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贸易关系发展的着力点也越来越多。例如,中国的自由贸易区建设,要立足在周边,辐射“一带一路”。放眼全球,迄今为止,中国一共签署了14份自贸协定,而其中的中国与东盟(10+1)、中国与巴基斯坦、中国与澳大利亚、中国与新西兰等贸易协定就涉及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亚投行的成立,实现了中国与亚欧国家的互利共赢从设施联通角度来看,可以说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中之重。没有设施联通,“一带一路”战略在很大程度上就会变得碎片化。现阶段,设施联通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干好三件大事:一是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关键。例如,欧亚大陆桥的使用,可以节省时间一半左右。随着开通中欧班列的城市越来越多,中国与欧洲国家的运输距离进一步缩短,物流时间也相应节省,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出设施联通对于贸易畅通的正面影响。二是能源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是动力。与“一带一路”国家在能源领域加强合作关系到中国能源安全的战略性选择,因而近些年来中国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沙特等国家在油气资源方面的合作力度越来越大。三是通信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前景广阔。迄今,“华为”、“中兴”在国际市场上很活跃。几乎所有“一带一路”国家都留下两家中国公司的足迹。

从贸易畅通角度来看,应当被看作是“五通”中的 “重头戏”。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与沿线国家发展对外贸易带有很强的互利特征。投资贸易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内容,它包括要着力研究解决投资贸易便利化问题,消除投资和贸易壁垒,构建区域内和各国良好的营商环境,积极同沿线国家和地区共同商建自由贸易区等。从贸易便利化角度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加强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的海关合作,以及检验检疫、认证认可、标准计量、统计信息等方面的双多边合作,推动世界贸易组织《贸易便利化协定》生效和实施。改善边境口岸通关设施条件,加快边境口岸“单一窗口”建设,降低通关成本,提升通关能力。此外,贸易畅通的内涵更加富,不仅包括要大力拓展产业投资,推动优势产业产能走出国门,促进中外产能合作,支持境外产业园区、科技园区等建设,而且也强调要优化周边经贸发展格局,巩固和扩大电力输送、光缆通信等合作,加快形成国际大通道。

从资金融通角度来看,无论是基础设施建设还是贸易投资合作关系的发展,进一步密切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经济合作关系离不开强有力的资金支持与资本跨境流动便利。在这方面,目前最大的看点就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建立。迄今为止,除了首批57个创始国加入了亚投行外,后续又有20个国家和地区被接纳加入了亚投行。总体上看,未来资金融通需要体现出为贸易投资活动提供融资服务的需要,同时还需要体现出中国金融业的国际业务发展需要,更需要体现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在金融监管与服务上的合作。

从民心相通角度来看,本质上这就是为“一带一路”创造人文环境。一方面,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社会根基,有助于相关国家对“一带一路”倡议增加认同感。另一方面,某些与民心相通有关的活动也带有商业机会。唯有如此,才能将“一带一路”打造为绿色丝绸之路、健康丝绸之路、智力丝绸之路、和平丝绸之路。

港澳地区在“一带一路”中的角色定位

“一带一路”的倡议中包含着港澳地区的诉求,自然也离不开港澳地区的参与。

应当看到,“一带一路”让香港与内地之间的经济合作关系更为紧密。在政策沟通方面,近些年来内地与港澳地区之间的经济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CEPA的支撑,但未来更多需要强调内地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来自港澳地区企业与居民的权益保护与服务;在设施联通方面,香港是国际航运中心,未来需要与深圳等珠三角港口在功能上错位发展,形成优势互补,而即将建成的港珠澳大桥将有助于体现出这种互补;在贸易畅通方面,香港不能局限于充当转口贸易的“二传手”,更要利用好国际贸易中心的优势,为内地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拓展业务打好前站,搞好后勤,当好助手;在资金融通方面,香港具有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但近些年来由于香港制造业基础不雄厚,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需要与转变地区的实体经济发展相结合,特别是要支持珠三角地区促进加工贸易转型升级与科技创新驱动,各自形成良性互动,而加入亚投行更会使香港的金融业务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与内地相互配合;在民心相通方面,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程度很高的城市,而这种国际化也是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相互认同的重要媒介。

在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明确了要建立粤港澳大湾区。目前,中央也正在积极研究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规划。“一带一路”是内地的机会,更是港澳地区的发展机会,而粤港澳大湾区计划的提出,在很大程度上让上述两方面的机会结合在一起,使各自在“一带一路”建设中都获得更大发展空间。笔者认为,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就是要将该区域打造为中国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的高地。在共同做大“一带一路”“蛋糕”的共同目标下,香港只要发挥好“联结世界服务内地”的长项,通过大湾区进一步强化与周边地区连接,必然会提升自身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的地位。现阶段,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需要从加大改革力度入手,减少在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上过高的门槛,最大限度形成资源的优化配置,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形成竞争合力。

总体来看,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已经受到各方面的重视,而这种重视不仅停留在口号上,更体现在行动上。前不久,香港特别行政区特首梁振英率团考察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表示香港应当珍惜“国家预留座位”的机遇。深圳经济特区的前海蛇口是全国自贸试验区中一个跟境外接壤的片区,深圳要应用好用足对接香港的优势,特别是要发挥深港35年来经贸往来极为密切的传统优势,促进深港之间产业合作、功能互补的商业模式创新,形成深港组合出海的优势。例如,深港两地正在深圳前海的妈湾共同打造“一带一路”国际经贸合作先导区,让妈湾成为前海承接“一带一路”建设和深圳建设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的核心载体,成为引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重要引擎。

建设中的港珠澳大桥白 明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上一篇回2017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带一路”:对外开放新格局